三孩女骑手坠崖,丈夫:自行车是我送她的礼物,早看到这么险不会同意参加

未知 0 条评论 10053 2022-08-13

34岁的她,原本是三个孩子的妈妈,也是一名铁人三项运动爱好者。她热爱游泳、跑步、骑行,在其家乡湖南冷水江市的运动圈内小有名气。

8日中午12点,贺妃在张家界盘山公路举行的一场自行车比赛的返程途中,不幸从45米高的山崖拐弯处跌落。

一段视频显示,多位骑手围拢在她身边,为其进行心肺复苏,不过她最终还是不幸去世。

她的丈夫朱宋伟第一时间从冷水江市赶往张家界,但他见到的只有冰冷的遗体。

在朱宋伟眼里,妻子精力充沛、坚强自律,将家庭和体育爱好兼顾得十分完美。他说,妻子在赛前曾对他表示,这将可能是她"最后一次参加比赛",但没想到妻子却以另外一种方式永远离开了赛场。

女自行车手贺妃生前最后的照片,她在完赛后与天门洞合影,随后在返程过程中坠亡。图/受访者提供

【1】在拐弯处跌落山崖

现在仍无定论,贺妃到底是从水泥墩上方越过去的,还是从两个水泥墩的间隙中摔下悬崖的。

可以确定的是,她的自行车倒在了水泥墩旁,车头和水泥墩相撞,并遭到严重冲击,损坏严重。而她则从悬崖跌落至下方的公路。

丈夫朱宋伟说,工作人员在山崖中间一处突起的岩石上找到了妻子的头盔。头盔左侧部分缺了一大块,右前侧则被撞出了一个洞。

他分析,妻子在掉落的过程中可能有被中间的大岩石撞了一下,遭受了二次撞击。

贺妃的头盔。图/九派新闻 陈伟

在下方骑行的骑友看到贺妃掉下来后,立马展开急救。一段视频显示,贺妃身着比赛服,额头有血迹,嘴唇发紫、双目紧闭,一位骑友正对其进行心肺复苏。不过,她最终还是被宣告死亡。

当晚,张家界市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发布消息,“12时左右,在张家界市举办的第十届‘天路’自行车挑战赛结束后,参赛骑手贺某骑行返程途中,于下山公路一弯道处不幸发生意外跌落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”

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,有两个拍照打卡的景点,一个是自然形成的天门洞,另一个是人工开凿的天门山盘山公路。

后者全长10余公里,海拔拉升高度超过1100米,共有99道弯。因其险峻、蜿蜒闻名海内外,是众多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圣地。

当日,第十届“天路”自行车挑战赛在此举行。这是一场面向业余骑行爱好者的比赛,在张家界自行车协会公布的秩序册上载明,比赛共有2000人参加,共设5个组别,“只接受相应年龄段的业余车手参赛。”

贺妃参加的是女子公路组的比赛。她骑了一辆价值1万2千元的公路自行车——这是丈夫专门买给她的礼物,她已骑了两年。

丈夫朱宋伟也是骑行爱好者,他工作繁忙,只有偶尔空闲才和妻子一起。他告诉九派新闻,妻子已有4年骑行经历,早些年骑山地自行车,后来改骑公路自行车。

在当日的比赛中,贺妃以女子公路组32位的成绩冲过终点,用时01:06:18.037。

从自拍照可以看出,贺妃到达终点后,看上去兴奋不已,她接连和队友以及身后的天门洞拍了好几张合影。队友在群里问她成绩,她大方地回复,进了前40名,并晒出了自己的骑行数据。

大概在中午11点左右,贺妃休整片刻,和多数选手开始返回。

贺妃在距离山脚不足两公里的一个拐弯处发生了事故。这里位于盘山公路第9道弯,有一个巨大的回转弯道,前面则是下坡。她摔出了赛道,从一侧45米高的悬崖上跌了下去。

车手从悬崖掉下后,疑似在中间山体凸起位置遭受撞击,随后跌入下方公路。制图/九派新闻 陈伟

【2】下坡时曾有其他车手跌倒

一位参赛选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下山是由选手自行安排,不过,组委会曾提醒大家下山注意安全,车速不要过快,并在一些路段安排了志愿者提醒参赛选手。

绝大多数选手都选择骑行下山,贺妃也不例外。朱宋伟说,妻子骑的是公路自行车,相对于山地自行车,轮毂[gǔ]更大,轮胎宽度要细得多,其阻力小、速度快,不过摩擦防滑性能就弱很多。他称,天门山公路坡度陡、弯道大,下坡时骑行对业余爱好者并不友好。

不过他说,在没有摆渡车的情况下,参赛选手只能骑行,“她们参赛时穿着特制的锁鞋,鞋底中间安装着一个凸起的搭扣,不方面走路,在没有摆渡车的情况下,只能骑行下山。”

一位当时参赛的骑手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下坡骑行并不容易,为保证安全,她歇了两次才骑到山脚,下山后,因为手一直捏着刹车,很酸麻。

朱宋伟说,一位参赛骑手也曾向他表示,在下山的过程中,看到好几位骑手跌倒,不过没有出现较大的事故。

8月10日下午,九派新闻在天门山景区了解,该公路平时主要供景区接驳大巴通行,禁止游客进入,赛道边缘只有一排高约50公分的水泥墩,每两个水泥墩之间还间隔了60公分间隙。

赛道旁的水泥墩。图/受访者提供

【3】只要接触某个运动,便能“搞出名堂来”

在社交平台上,贺妃分享的基本都是自己运动的视频。她在江里游泳,在马路上骑行。在所有的视频中,她都微笑。

“游泳有进步啦,学会游直线,继续找水感,日复一日的积累!” 她总是写下类似的句子,激励自己。

在丈夫朱宋伟看来,妻子确实在运动方面显示出过人的才能和激情,从她2017年接触体育运动开始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朱宋伟说,当时妻子刚生完三胎,身材有些走样,并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,于是他鼓励妻子多运动。

“当时我有辆山地自行车,是我花7千块买的,那时候我比较胖,想要减肥,觉得跑步很无聊,一次我和一个客户聊天,他说自己因为骑车一个月从200斤瘦到了140,我一看也买了一辆。不过,买了自行车以后我没什么时间骑,就送给了老婆。”他说。

接过这台自行车后,贺妃在骑行之路上越走越远,几年后,她的骑行技术已非常娴熟,常常独自骑行数十公里,她甚至加入当地一家骑行俱乐部,四处去参加比赛,“一年能参加四五次,好几次都拿了奖金。”

不仅如此,贺妃也爱好游泳和跑步。朱宋伟说,游泳也是他教妻子的,“我记得那个时候带她游泳,她连水都不敢下,我说别怕,你下来我抱着你。”

“后来她很快就学会了游泳,而且比我厉害很多,她经常看视频,自己跟着网上学,游泳姿势也很标准。”

朱宋伟说,他作为妻子游泳的领路人,一次最多游个50米,但妻子学会游泳后,已可以在江里游十来公里,后来贺妃甚至还去当了3年的游泳教练。

他说,每当妻子接触新的运动项目,便会坚持练习,她每天都会跑步,并且常常参加跑步或者登山比赛,很多次都拿到了不错的成绩。

公开报道显示,贺妃曾在2021年12月16日举办的“巅峰湖南·2021”六大名山登山赛(冷水江站)中,以37分12秒的成绩夺得了登山组女子组的冠军。

“前段时间还有人花钱请她领跑,5块钱一公里,不过她不怎么愿意去。” 朱宋伟说。

不光单独练习骑行、游泳、跑步,贺妃还将三个项目结合在一起练,她加入当地铁人三项俱乐部,并在比赛中取得过不错的成绩。其在社交平台发布的视频显示,她曾在2021阳朔铁人三项赛中获得了年龄组第一的成绩。

丈夫朱宋伟说,贺妃只要接触某个运动,便能“搞出名堂来”,“她还是冷水江市冬泳协会的会员,而且通过自学搜救技能,还加入了冷水江的水上搜救队。”

贺妃生前游泳照片。 图/受访者提供

【4】彷佛剥夺了丈夫的左膀右臂

在众人眼里,贺妃阳光乐观,身体强健,喜欢体育锻炼,但这些毫不妨碍她贤惠持家的美名。

几乎每一个被访问过的亲戚都会对她投以赞许之词,诉说她如何孝顺公婆以及顾家。

贺妃有三个孩子,最大的13岁,最小的7岁,她的公公罹患脑中风,婆婆则因为尿毒症几乎每天都要透析,丈夫常年在外出差,照顾一家人的重担基本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2019年,她婆婆刚检查出尿毒症,在广州住院。她一个人留在医院陪护了七个月,这件事几乎引起所有亲友的赞许。

贺妃去世后,她的公公在家族群里发了一篇悼词,也说起这件事,“远的事情,爸不记得了,但2019年农历末,你妈病了,起不了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,是你日复一日给她擦干身体。”

而在丈夫眼里,妻子的离世彷佛剥夺了他的左膀右臂,他说,他们两人自从2009年结婚以来,妻子不仅把家里老人和小孩照顾得很好,还是他工作上的贤内助。

“我是从事锅炉建造工作的,在拿到项目后,基本都是由我老婆帮我处理税务等手续,她帮我分担了很多繁琐的事情,她为此甚至还自考了会计师资格证。”

妻子走后的这段时间,朱宋伟常常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他在张家界的酒店里彻夜难眠,两天时间只睡了一个小时,脑子里幻灯片般闪过跟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他谈起和妻子初识的情景,“那时候我25,她21,我们是相亲认识的,我做煤炭生意皮肤很黑,第一次和她见面并没有给她留下好印象,她说,我这人怎么老这么黑。但后来相处了几次,我们彼此都觉得非常满意,就立马订了婚。我们从认识到订婚,还不到一个月。”

“年底我们结婚的时候,她只对我说了一句话,我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你就是我的天,我的地,以后无论怎样我都跟着你。”

朱宋伟说,结婚后,贺妃很是依赖他。但他30岁的时候,突然检查出了痛风,“我没敢给她说,后来我有意识要她接手一些我的工作,结果发现她做得比我还好,父母也对她评价非常高,说她比我强。”

每当谈到这里,朱宋伟倏忽间便会露出幸福的微笑,不过随后便会被眼前的悲痛取代。

朱宋伟和妻子贺妃的合影。图/受访者提供

朱宋伟感到后悔,自己没能陪着妻子参加比赛,“我要看到天门山这么陡、这么弯,就不会让她参加了。”

他说,赛前十来天,自己突然得了心肌梗塞住进医院,此时妻子已报名参赛,“我住院期间,包括后面我做心脏支架手术,她都一直在医院陪我。”

“那两天我们聊了很多,她说这是她最后一次参加比赛,以后都不去了,就在家里陪我散散步,等我身体好了,一起去318川藏线骑行,去广州吃海鲜。”

朱宋伟说,最终他们达成约定,一定要陪着她去参加这最后一次比赛,但最终,因为疫情,他滞留在家。

8月6号清晨,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那时天刚亮,贺妃打包装车完毕,跟他告别。

朱宋伟说,他原本打算,当天早上8点,去医院办理出院手续,然后就去张家界和妻子汇合,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计划。

随后两天,她跟妻子又打了几通电话,妻子说她领了物资。他们互相叮嘱对方注意身体。

8月8日中午12点左右,朱宋伟打贺妃的电话没通,他以为妻子还在比赛。1点10分,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是妻子的骑友打来的。


下一篇:受柬埔寨严打的影响?3男子一人花5万人民币偷渡回国,在越南被捕
上一篇:世界杯夺冠热门:德国主帅不再抠鼻 南门是英格兰X因素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